对,本篇中的亚瑟嫁给我了(´・ω・`),因为本来要写英莉的lo主坑了→_→

晏兮归故栖:

本篇中亚瑟嫁给 @隐杉_Aiah 


虽然觉得拖延症患者不太可能接着写了_(:з」∠)_




【QueenElizabeth Quote:


”Thisis the Lord’s doing.It ismarvelous in our eyes.”】


 


1543年,比斯利村,欧文坎特。


八十五英里外的伦敦正在发生大规模的传染病,而这座亨利八世的狩猎小屋只是静静伫立在温柔的暮春阳光里。


沿着爬满常春藤的古老石墙前行,树深深浅浅的绿影将在你脚下随风起舞。


临近尽头有张石凳——


伊丽莎白抱着书加快步伐,那是她最爱的地方。


可以在知更鸟短促清脆的叫声包围下,一页页翻过略带粗糙的纸张。偶尔抬首便望见庭院红白两色的蔷薇,她们刚值花季,互相辉映着绚烂。那馥郁馨香充斥在空气里,再混入油墨味,嗅来有种奇异的质感。


这样坐上一天,也不会烦闷。


到晚钟敲响时,女仆安娜会在夕阳余晖里来叫自己用晚餐。


即使知道安娜出现的精确时间,她也从来不主动回去。


这似乎能确认自己并未被所有人完全遗忘。


虽年仅十岁,伊丽莎白依然敏锐地察觉到她的父亲,亨利八世,将她送到这个荒僻小村的原因并不单是为躲避汗水症。在她来此前,见到国王的次数屈指可数——明明是如此近的距离。


女仆会一手拿书,一手牵着她,缓缓沿石墙回到烛火通明的主屋。那双手粗糙而温暖,是常年劳作者惯常有的。


母亲的手,大概会更为细嫩些。不过那份温暖应该是相同的吧。


她知道自己再没有机会见到母亲,因为七年前母亲已经死了。


下达斩首母亲命令的正是亨利八世。


宫廷里的仆妇多数爱讨论王公贵族们的风流韵事,于是她也知道母亲那毫无根据而草率的罪名。


夜半醒来,透过满是刮痕却明净的方窗看去,丝绒般夜空里和蜿蜒银河轻微的支离破碎。


伊丽莎白抱住膝盖蜷缩起来,四下如此寂静,黑魆魆的连绵山丘像一片海,浮着点点欧文坎特楼道里不熄的灯火。


那灯火似乎马上就要被淹没。


我似乎也将被寂静淹没。这个残酷世界所生出的寂静。


她如是想。


有谁能……听见我的声音,能记住我就好了。


 


 


第二天仍是个罕见的晴日。


伊丽莎白如过去的好多个日子那般沿石墙前行。


无人修剪的常春藤枝叶不时和裙裾摩擦,发出窸窸窣窣的轻响。


鬈曲金发随着步伐上下跳跃着,带的书重了点,于是她加快速度。


她看见那张石凳,以及上面躺着小憩的少年。


发丝的璨金,是她见过所有人中最耀眼而纯正的。就在她刚站定刹那,对方睁开眼看向她——美丽的绿色。


她只是想起父亲心爱藏品里那颗价值连城的绿翡翠。父亲从不允许她进入那间收藏室,是她有次偷偷溜入看见的。如果那珍宝放在阳光下,折射出千万变幻的辉光,大概也比不上这个人翠绿双眼的美丽。


伊丽莎白垂首,惊疑不定。——欧文坎特稀少仆人中决无这样长相的人。难道是父亲……找来要对她不利?就像她的母亲一样……不她不想死,至少不想这么早!即使……即使这个世界也许无情冷漠,或者……


对方只是慵懒地勾起嘴角,微抬首道:“我听见了你……”


伊丽莎白骤然看向那个少年,神色慌乱中带着茫然。


“……你会被整个英格兰铭记。”


她的手一松,厚重的书掉落在地,“嘭!”一声不小闷响。


而她似乎恍然无觉,只听见少年带顿而泠泠的傲慢语调。


“而你只需要记住我——亚瑟·柯克兰。”

评论
热度(25)
  1. 叶雨雨雨雨隐杉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イェユ
  2. 隐杉晏兮归故栖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对,本篇中的亚瑟嫁给我了(´・ω・`),因为本来要写英莉的lo主坑了→_→
©隐杉 | Powered by LOFTER